CME
查看课程单元

市场研报

农产品热话
CME芝商所> 期货教程> 农产品热话>

2020/03/11原油“雪崩”席卷全球,国内外油脂行情弱势难改?

2020/03/11原油“雪崩”席卷全球,国内外油脂行情弱势难改?

节后初期国内新冠肺炎疫情一度令市场情绪恐慌,全国上下全力防控,春节期间工厂及企业普遍停工停业,节后复工也较为艰难,学校开学一再延期,餐饮业遭受重创,国内豆油市场逐渐陷入供大于求的困境,基本面转空叠加原油破位下挫拖累油脂走势,连豆油主力合约跌破6000元/吨的整数关口支撑位。时至2月底以来海外疫情扩散导致全球经济担忧加剧,尤其沙特与俄罗斯开打价格战成为压垮原油市场的又一根稻草,周一原油期货出现史诗级崩盘,其中美国WTI原油开盘暴跌30%,主力4月合约降至近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附图1:原油走势图
 

 
这也直接重创油脂行情,这次国内豆油期货以跌停价开盘,早盘短暂开板后又被巨量资金牢牢封在跌停板,直至收盘全程未有反弹迹象,其中连豆油主力5月合约收报于5466元/吨,跌226元/吨。当天芝商所旗下的CBOT豆油亦收盘暴跌1.21美分至27.54美分/磅。
 
附图2:连豆油走势图
 

 
附图3:CBOT豆油走势图
 

 
众所周知,如同股市为经济的晴雨表一样,原油为商品市场的晴雨表,历次原油价格的重挫都足以引起商品市场的下跌,农产品也不例外,历史早有先例可寻。案例一:起源于美国的次贷危机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引发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全球金融市场暴跌,多数国家股市暴跌幅度达到50%,商品市场也是遭遇抛售潮,国际原油期货重挫,2008年7月-2009年2月国际原油价格从140美元跌至40美元,跌幅高达70%。在此期间,芝商所旗下的CBOT大豆期价由1600美分跌至800美分以下,CBOT豆油亦由65美分一路滑跌至30美分,国内连豆油期货惨遭腰斩,直接由12000元/吨跌至不足6000元/吨。回想2008年年初,美豆价格还持续处于高位,因为2007/2008年度美国和阿根廷大豆相继发生减产,拜宏观系统性风险所赐,随后CBOT大豆超预期大幅下跌后,美豆油紧随大跌,期间国内豆油行情也是遭受重创。
 
案例二:2014年9月至2015年末原油市场陷入漫长阴跌时刻,因美国页岩油革命加大了全球石油供应,此阶段美原油指数由90美元下跌至最低29美元,国内外油脂市场也是跟随走弱,不过此轮原油下跌并非主要从金融市场的系统性风险施压于油脂市场,而是通过影响生物柴油需求,从而打压油脂价格。由于印尼对生柴的补贴基金出现问题,2015年第四季度印尼生柴需求一度受到抑制(各个国家的生柴政策有效实施更多地来源于政府的补贴支持),随着补贴缺失以及pogo价差缩窄,2015年印尼生柴国内消费下降至80万吨,2014年为160万吨。同时,2014/2015年度东南亚产地棕榈油又实现连续增产,直至2015年年末印尼一度盛传胀库风波,马来西亚库存同样处于250万吨高位,芝商所合作旗下的马盘期价承压大跌,最低一度跌至1900林吉特一线,接近成本线,连棕油也跌破4000元,从而令豆油价格承压不断走低,此阶段CBOT豆油亦由32美分上方跌至30美分附近。
 
还有就是本轮原油价格的这一波暴跌。其实,此次原油暴跌导火索就是俄罗斯拒绝了OPEC提出的进一步减产,并提出OPEC及其盟友与俄罗斯之间不再有石油产量协议,沙特随后打响石油价格战,当然,疫情蔓延超预期引发需求担忧也加持了这一利空影响。只要疫情不上升至全球经济危机的层面,暂时不足以引发全球金融的系统性风险,但当前全球股市下跌,避险情绪较浓,多个国家面对疫情控制不力,原油价格已跌至3字头,最低达到27.34美元/桶,目前是否已经见底还不确定。
 
除却原油暴跌这一重大利空之外,豆油基本面的支撑也较弱,产区来看,美国农业部3月10日供需报告中继续上调巴西2019/20年度大豆产量预估100万吨至1.26亿吨(上年同期1.17亿吨),阿根廷2019/20年度大豆产量预估亦被上调100万吨至5400万吨。南美大豆大概率丰产,尤其巴西大豆将集中上市,加上美豆新作面积也是预计增加,2月20-21日美国农业部(USDA)年度展望论坛预估今年美国春季大豆种植面积为8500万英亩,高于2019年的7,610万英亩,增幅为12%;产量预估为41.95亿蒲式耳,较去年同期增加17.9%(后期准确的数据仍然需要关注USDA3月底种植意向报告及后期实际种植的情况),来自供应的压力将首先反应在CBOT盘面上,进而给国内油脂市场形成压制。
 
附表:全球大豆供需平衡表
 

国内方面,目前南美大豆盘面榨利异常丰厚,其中巴西3-7月船期大豆毛榨利扩大到221-310元/吨不等,从而吸引中国压榨厂尤其私营油厂积极买入,据船运机构信息,截止3月9日,巴西3月份对中国已经装出大豆共33船2085151吨。3月份还有144船9378623吨已经排船,等待装运,排船量还可能继续增加。榨利良好使得第二季度巴西大豆到港量将庞大,Cofeed预估国内4月大豆到港量将升至750万吨,5月将达到830万吨,加上中国政府向大豆加工商发放为期一年的美豆加征关税豁免,后期美豆进口或也将增加,利空国内市场。加上疫情导致餐饮业仍未恢复正常经营,食客较少导致油脂消费始终较为迟滞,国内豆油累库态势依旧未改,截至3月6日当周,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139.955万吨,较前一周的134.42万吨增幅为4.11%,较上个月同期增幅60.5%,较去年同期增幅3.47%,亦高于五年同期均值的117.956万吨。随着豆油库存不断增加,部分油厂胀库现象亦有所增多,这也压制豆油行情走势。
 
附图4:国内豆油库存趋势图
 

综上所述,参考2008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巨变,宏观系统性风险带来的恐慌情绪冲击对油脂价格的影响是巨大的,对标2008年危机时的状态此次疫情叠加原油暴跌背景下的恐慌情绪也是不逞多让,美股暴跌暴涨时有发生,外围宏观极其动荡,加上国内豆油供强需弱矛盾也较为突出,目前国内外油脂上方利空云集,加之豆油技术形态已经处于空头格局,预计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之前,这种弱势行情或将会延续,期间可能会有短线反弹,但其反弹高度也不宜过于乐观。
 
【订阅】农产品策略双周报逢周二推送
芝商所与专业农产品调研机构PRETB合作,免费提供全球农产品的策略周报,涵盖芝商所旗下CBOT玉米,大豆,豆粕,豆油及小麦等主导产品。

免责声明

助力世界进步:芝商所包含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CM),即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CME)、Chicago Board of Trade, Inc. (CBOT)、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NYMEX)和Commodity Exchange, Inc. (COMEX)。CME的清算部门是CME集团的衍生品清算机构 (DCO)。
交易所交易的衍生品和被清算的场外(OTC)衍生品具有亏损的风险,因此并不适于所有投资者。交易所交易和场外衍生品为杠杆投资,由于只需要有某合约市值一定百分比的资金就可进行交易,所以损失可能会超出最初存入的金额。本资料(在任何适用法规的含义范围内)均不构成招募说明书或公开发行证券,也不构成任何买入、卖出、或持有任何金融产品或金融服务的建议。

本资料中所含信息由芝商所仅为一般介绍性用途而编制,并非旨在提供建议、亦不应解释为建议。虽然芝商所已尽最大努力确保本资料中的信息在截至资料发布之时的准确性,但对于任何错误或遗漏概不承担责任,亦不会对本资料进行更新。任何表达的研究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芝商所或其附属机构的观点。另外,本资料中的所有示例和信息仅作说明之用,不应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市场经验的成果。 与规则及合约规格相关的所有事项以CME、CBOT、NYMEX和COMEX正式规则手册为准。在任何情况下(包括与合约规格有关的事项)均应查阅现行规则。
在新加坡,根据《证券与期货法案》(SFA)第289章,CME、CBOT、NYMEX和COMEX均作为被认可的市场运营商受到监管,且CME作为认可的清算机构受到监管。除此以外,芝商所的任何实体均未获准在《证券与期货法案》下从事受监管的活动,亦未获准根据《财务顾问法》第110章提供财务咨询服务。

芝商所任何实体在印度、韩国、马来西亚、新西兰、中华人民共和国、菲律宾、台湾、泰国、越南以及其他任何芝商所未获得经营许可或经营会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司法辖区,均未进行注册,也未获得许可或声称提供任何种类的金融服务。在上述司法辖区,本资料未经任何监管机构审阅或批准,使用者应承担获取本资料的责任。

CME Group、地球标志、CME、Globex、E-Mini、CME Direct、CME DataMine和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是Chicago Mercantile Exchange Inc. 的注册商标。 CBOT和Chicago Board of Trade是Board of Trade of the City of Chicago, Inc.的注册商标。NYMEX和ClearPort是New York Mercantile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COMEX是Commodity Exchange, Inc.的注册商标。

©2024年CME Group Inc.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通讯地址: 20 South Wacker Drive, Chicago, Illinois 60606

了解独家资讯
获得活动邀请
及时接收新闻及预警

订阅芝商所周报
订阅芝商所周报
订阅芝商所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