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商所 > 期货教程 > 市场研报 > 芝商所市场经济研究报告 > 管理上海黄金期货的货币风险敞口

订阅芝商所周报

管理上海黄金期货的货币风险敞口

COMEX基于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上海金基准价推出了两份期货合约。其中一份合约的价格报价为每金衡盎司美元(以下简称“SGU期货”),而另一份合约的价格报价为每克人民币(以下称为“SGC期货”)。


交易这两份合约将产生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汇率风险敞口。SGC期货合约的最终结算价将为以人民币报价的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上海金基准价。SGU期货合约的最终结算价是转换成美元的上海金基准价,其转换汇率使用北京时间15:00发布的美元/离岸人民币的EBS离岸人民币基准参考汇率。SGU期货合约的最终结算价使用每公斤等于32.15金衡盎司的转换因子进一步转换为每金衡盎司的价值。


市场参与者可以使用在芝商所上市的美元/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离岸人民币期货”)来管理该汇率的风险敞口。这三份合约均由CME Clearing清算。CME Clearing提供对冲头寸的保证金抵免额度,从而使使用离岸人民币期货成为管理风险的有效方法。保证金抵免额度会随时间而变化,具体可以在芝商所网站上查看。在推出之时,离岸人民币期货和SGU期货之间的保证金抵免额度为35%,而离岸人民币期货和SGC期货之间的保证金抵免额度则为40%。


此外,全球基准COMEX黄金期货合约(“GC期货”)提供了一种管理美元黄金价格风险敞口的方法。CME Clearing还提供与GC期货的保证金对销。所有这些合约的概要规格将在下方阐述。


在考虑使用离岸人民币期货来管理货币风险敞口时,有很多个方面需要思考。


离岸人民币期货的合约规模为100,000美元。相反,黄金合约的货币风险敞口取决于期货价格。例如,当黄金价格为每金衡盎司1500美元时,一份合约规模为32.15金衡盎司的SGU期货合约的价值为48,225美元,而当黄金价格为每克354.00元人民币时,一份合约规模为1,000克的SGC期货合约的价值为354,000元人民币。


由于黄金合约的货币价值随黄金价格而变化,因此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所需的对冲比率也将随着变化。希望对冲美元/离岸人民币汇率变动风险的SGC期货合约持有者可以按以下公式计算所需的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数量,从而实现对冲:

 

例如,假设SGC期货价格为每克340元人民币,而离岸人民币期货价格为每美元7.15元人民币,则40手SGC期货头寸将需要19.02张离岸人民币期货来对冲全部货币风险敞口。


希望对冲美元/离岸人民币汇率变动风险的SGU期货合约持有者可以按以下公式计算所需的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数量,从而实现对冲:

 

可以看出,对冲比率同样受到离岸人民币期货价格的影响,因此对冲头寸应根据当前市场价值不断进行评估。

这些公式基于这样的假设:在对冲期间,黄金期货价格和离岸人民币期货价格互不相关。或者,如果假设SGC期货或SGU期货价格与离岸人民币期货价格之间存在相关性,那么将需要调整对冲比率。


对冲交易的目的是减少净风险敞口,因此离岸人民币期货交易(即买入或卖出)的方向将取决于持有的黄金期货合约头寸以及由此产生的外汇风险敞口。


例如,一名投资者持有一个SGC期货(以每克黄金离岸人民币计价)多头头寸。如果美元/离岸人民币汇率(即以离岸人民币计价美元)的价值上升,而SGC期货价格保持不变,则黄金风险敞口的价值(以美元计量)将下降。如果该投资者以美元来定价其整体投资组合,则该SGC期货多头头寸将代表一个美元/离岸人民币的空头敞口,而其可以通过买入离岸人民币期货来对冲此敞口。


再举一个例子,假设一名投资者持有一个SGU期货(以每盎司黄金美元计价)空头头寸。倘若美元/离岸人民币汇率的价值上升,则黄金敞口的价值(以离岸人民币计量)将上升,这对空头持有者来说是不利的结果。如果该投资者以离岸人民币来定价其整体投资组合,则该SGU期货空头头寸将代表一个美元/离岸人民币的空头敞口,而其可以通过买入离岸人民币期货来对冲此敞口。
 


另外,还应考虑用于对冲的适当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月份。离岸人民币期货在所有日历月均有上市合约,但流动性集中在最近上市的日历月以及3月、6月、9月和12月。在这些季月中,最近这个月的交易活动通常最为活跃。离岸人民币期货的最后交易日一般是合约月份第三个星期三之前的星期一,每个合约月份在该日期之前的一周前有效。跨期价差市场提供了一个直接机制,可以在需要时在合约月份之间展期离岸人民币期货头寸。


SGU期货和SGC期货的上市规则与COMEX黄金期货合约相似,可交易的上市合约为最近的三个日历月,加上最近的2月、4月、6月、8月、10月和12月,其最后一个交易日为合同月份结束时。


由于离岸人民币期货的流动性状况与SGU期货和SGC期货合约的上市周期及最后交易日不一致,因此应酌量选择哪个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月份来建立对冲头寸。这将取决于计划的交易策略。


例如,如果投资者计划持有一份远期的SGU期货合约直至到期,则可能适合持有一个同样为远期的离岸人民币期货头寸作为货币对冲。远期合约月份的电子盘流动性往往较低,但投资者可能使用交易所的大宗交易工具来促进交易。另一种策略是可以使用具流动性的离岸人民币期货合约进行对冲,然后在到期前对该头寸进行展期,以确保保持对冲。


推出基于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上海金基准价的这两份期货合约,为市场带来了许多新的交易机会。了解和管理这些合约中隐含的货币风险敞口将是交易这些合约的重要方面。


可以在以下网站在线了解更多信息:

  • https://www.cmegroup.com/trading/metals/china-gold-futures.html
  • https://www.cmegroup.com/trading/fx/emerging-market/usd-cnh.html
  • https://www.cmegroup.com/margin

 

订阅芝商所周报

芝商所简介

芝商所是全球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场龙头,包括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点击CME,CBOT,NYMEX,COMEX的链接,可获取更多有关各交易所交易规则及产品的信息。

斯迈易(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市西城区武定侯街6号卓著中心

电话: +86 10 5913 1300

全球办事处 公司简介 免责声明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芝商所微信公众号

© 2020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京ICP备18015631号-2

底栏菜单图标市场研报
底栏菜单图标视频中心
底栏菜单图标衍生品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