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商所 > 期货教程 > 市场研报 > 芝商所市场经济研究报告 > 2020/11/12商品货币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

订阅芝商所周报

2020/11/12商品货币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

这场新冠疫情已成为2020年的决定性经济事件,带来的影响完全盖过了其他常见货币市场的影响因素,如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一般来说,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新西兰、俄罗斯和南非等主要商品出口国的货币会跟踪商品加权指数,反映各種原材料出口的经济价值。2020年以来,一些货币,特别是澳元(AUD)和新西兰元(NZD),继续密切跟踪着其商品指数。其他货币,如巴西雷亚尔(BRL)、智利比索(CLP)和南非兰特(ZAR),表现严重落后于各自的商品指数。而加拿大元(CAD)、俄罗斯卢布(RUB)和哥伦比亚比索(COP)等货币的表现则处在两者中间。

一种货币是否与商品指数保持同步的关键决定因素似乎是新冠病毒的感染率。这场新冠疫情在不同时间袭击了各国,且死亡率也有很大差异。死亡率越高,在风险调整基础上,货币表现逊于商品指数的可能性就越大。
 

由于货币市场的波动性往往小于商品市场,为了比较两者的相对方向,我们计算了2020年2月1日至11月8日期间各种货币兑美元(USD)和商品指数(同样以美元计价)的信息比率。然后从货币信息比率中减去商品信息比率。如果数字为正,那么在风险调整的基础上,货币表现就超过商品指数表现。如果数字为负,那么在风险调整的基础上,商品指数表现就超过货币表现。信息比率是指年化超额收益除以年化超额收益标准差,或者更简单地说,是收益除以风险。
 

经风险调整后的货币表现减去当地加权商品指数的表现,并与新冠病毒的死亡率进行比较,会发现负相关系数为-0.63,尽管这是只有8个国家的小样本得出的信息。换言之,受新冠病毒影响越大,在控制汇率和商品波动率的情况下,该货币表现较当地商品指数逊色的可能性就越大。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商品出口情况截然不同。澳大利亚的大宗商品出口集中在煤炭(31%)、铁矿石(29%)、黄金(18%)、铜和铝(7%)。相比之下,新西兰的出口主要依靠乳制品(60%)、牛肉(14%)、木材(20%)和铝(7%)。尽管存在这些差异,澳大利亚加权商品指数和新西兰加权商品指数在一季度同样下跌,在二季度反弹(见图1和图2)。在风险调整的基础上,澳元和新西兰元基本上与各自的商品指数保持同步。尽管相对同类型国家而言,这两国的新冠病毒死亡率极低,但经风险调整后,这两种货币的表现与该国商品指数差不多。虽然两国商品业界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轻微,但旅游业等其他行业受到沉重打击。而旅游业占到澳大利亚GDP的3%,占到新西兰GDP的6.5%。
 

图1:澳元密切跟踪澳大利亚加权商品指数

图2:新西兰元密切跟踪新西兰加权商品指数

加拿大和俄罗斯

加拿大和俄罗斯都是能源、金属和农产品的主要出口国。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相比,这两个国家受新冠疫情的打击更为严重,但没有其他同类型国家那么严重。迄今为止,加元和俄罗斯卢布在新冠疫情期间的表现略逊于其商品指数(见图3和图4)。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在进入夏季,新冠病毒的持续死亡率接近于零,而加拿大和俄罗斯近期的新冠病毒相关死亡率则急剧上升。这给加元和俄罗斯卢布提出了两个难题:

1.    如果新冠病毒确诊病例继续上升,情况持续到冬季,是否会进一步压低加元和俄罗斯卢布?

2.    鉴于两国对能源出口的依赖,北半球的冬季是否会对原油和成品油的需求产生负面影响?
 

图3:加元表现略不及加拿大加权商品指数

图4:俄罗斯卢布表现逊于俄罗斯加权商品指数

巴西、智利和南非

巴西是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巴西矿山不得不降低铁矿石和其他原材料的产量。而该举措助推全球铁矿石价格上涨,同时为巴西的矿业收入和巴西雷亚尔带来下行压力。直到今年3月,巴西雷亚尔和巴西加权商品指数一直步调一致。自新冠疫情以来,由于矿山关闭以及疫情对巴西其他经济行业(如旅游业)的冲击,巴西雷亚尔的表现大大落后于商品价格的表现(见图5)。
 

图5:矿山关闭意味着巴西雷亚尔没有从铁矿石价格上涨中获益

自疫情爆发以来,智利最重要的出口商品铜的美元价值飙升。然而,智利比索并未同步升值(见图6)。这可能是因为智利秋冬季节新冠病毒病例激增,一些智利矿山不得不暂时关闭或削减产量。产量下降导致铜价飙升,但铜出口量减少,也让智利失去铜价上涨可能带来的收益。
 

图6:由于铜产量下降,智利比索表现不及智利加权商品指数

南非也有类似情况。南非矿山还不得不削减铂金、黄金、铁矿石、钻石和其他商品的产量,令南非丧失了部分出口收入,也限制了商品价格上涨对兰特的利好影响(见图7)。
 

图7:南非兰特表现逊于其商品指数,但随着夏季临近而反弹

对这三个国家来说,好消息是南半球现在正进入春末。如果气温升高和其他因素限制了病毒的传播,经济活动可能会反弹,他们的货币可能会更好地跟上商品价格的上涨。事实上,这三个国家的死亡率都已经开始下降。这种影响在南非尤为显著,南非兰特在最近几周内已经开始反弹。
 

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受新冠病毒的打击特别严重,但其货币表现要比巴西、智利或南非的货币更为温和。哥伦比亚比索的表现看起来更像加元或俄罗斯卢布(见图8)。与加拿大和俄罗斯一样,哥伦比亚主要依赖原油出口,而且农产品出口也非常重要。与巴西、智利或南非不同,金属开采在哥伦比亚的出口组合中占比非常小。随着北半球进入冬季,哥伦比亚的出口价值可能取决于全球原油和成品油的需求状况。北半球拥有全球90%的人口,北半球的国家或地区,尤其是欧洲和美国仍面临着新冠疫情带来的诸多挑战。
 

图8:依赖能源和农产品出口,哥伦比亚比索的表现更像加元和俄罗斯卢布

结论

  • 商品出口国遭受新冠疫情冲击的程度,可以解释其货币相对于当地加权商品价格指数表现强弱的原因。
  • 与工人接触较少的其他大宗商品行业相比,金属矿山受到新冠病毒的冲击更大。
  • 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受新冠病毒的影响最小,澳元和新西兰元与各自商品指数走势最为密切。
  • 受新冠病毒冲击最大的国家包括巴西、智利和南非等地,这些国家的新冠死亡率较高,对金属开采的依赖程度也更高。

订阅芝商所周报

芝商所CME Group简介

芝商所是全球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场龙头,包括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点击CME,CBOT,NYMEX,COMEX的链接,可获取更多有关各交易所交易规则及产品的信息。

斯迈易(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市西城区武定侯街6号卓著中心

电话: +86 10 5913 1300

全球办事处 公司简介 免责声明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芝商所微信公众号

© 2021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京ICP备18015631号-2

底栏菜单图标市场研报
底栏菜单图标视频中心
底栏菜单图标衍生品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