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商所 > 期货教程 > 市场研报 > 芝商所市场经济研究报告 > 2019/12/12何种收益率曲线最能预示增长?

订阅芝商所周报

2019/12/12何种收益率曲线最能预示增长?

芝商所执行董事兼高级经济分析师ErikNorland

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于夏末出现倒挂,引发各方担忧2020年美国经济或将出现放缓,甚至是更糟糕的局面。因此,十月中旬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重返正向斜度的消息,应该也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

不过,白玉微瑕。公共部门的收益率曲线,我们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减去3月期的国库券收益率衡量,并不是唯一的,甚至不是最好的经济指标。公共部门曲线的不足在于,只有美国政府是按公共部门的利率和收益率借款。私营部门自有一套收益率曲线,即10年期掉期利率和3月期伦敦银行同业拆借率(LIBOR)间之差。不同于公共部门曲线,私营部门曲线依旧是倒挂着的(图1)。截至11月27日,3月期/10年期公共部门曲线呈15个基点的正向斜度,而3月期/10年期私营部门的曲线仍维持着25基点的倒挂。

图1:公共/私营部门的收益率曲线整体相似但也有差异,偶尔会出现背离。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相较于公共部门曲线,私营部门曲线与未来的经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更为正向。无论私营部门(10年期掉期减去LIBOR)又或公共部门(10年期国债减去国库券)的收益率曲线,对于接下来几个季度的GDP增长都没有给出太多见解。事实上,收益率曲线倒挂的情况通常出现在增长强劲时期,而收益率曲线陡峭,通常实在增长疲软期之后。不过,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曲线均与更远期的经济增长呈正相关关系。

衡量过去二十年的情况,公共部门收益率曲线与未来一年(四个季度)经济增长的正相关关系较弱,不过与未来两年(八个季度)经济增长的正相关关系颇高(+0.51)。私营部门曲线与未来增长的相关性则更高,与未来的GDP增长,仅仅两个季度后,便出现正向相关性,且与未来两年的增长呈高度正相关(+0.54)(图2)。

图2:私营部门曲线的预测作用优于公共部门曲线。

必然还是偶然?

收益率曲线趋向于在经济增长的峰值处倒挂,其原因有二。第一,随着经济增长出现疲软,美联储(Fed)开始担忧,如果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的过度紧张,可能诱发通货膨胀。而为防止通胀步伐加快,美联储会提高短期利率。而由于货币政策收紧,长期债券的投资者开始担心经济可能放缓。长期债券价格上涨、收益率下降,从而进一步压缩长、短期利率间的差价。

而收益率曲线的斜度是否会带来经济加速,更是充满争议。那么银行和其他贷方,就可以通过短期借入和长期借出来赚钱。因此,长期利率高过短期利率的情况,会激励贷方提供信贷。信用产生速度加快,经济就会扩张。

反之,收益率曲线扁平有损贷款的盈利能力。最终,在收益率曲线扁平环境产生的压力之下,贷方会扼杀信贷供应,放慢经济增长,迫使央行放宽政策。

无论人们认为收益率曲线给经济增长带来增速或减速,它在过去四十年的大部分日子里,一直是经济增长的有效指标。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追踪掉期利率之前,公共部门的收益率曲线一直是仅有的预测指标。过去的四十年里,每一次的经济低迷,都伴随着一段非常扁平或者倒挂的公共部门收益率曲线。每一次的经济复苏前,均有收益率曲线的陡峭(图3)。

图3:收益率曲线通常是未来1-2年经济增长的良好指标。

鉴于收益率曲线作为远期增长指标的用处,令人尤其担忧的是,即便美联储2019年三次降息,公共部门曲线也只是勉强重返正值,私营部门曲线仍呈倒挂。若以过去的相关性为参考,那么这可能对2020年初GDP增长的影响不大,但可能预示着2020年底或2021年增长将出现放缓(或更糟)。事实表明,美联储仍旧是世界上唯一一家在2015年至2018年底大幅收紧货币政策的央行。扣除三度降息,美联储也还是升息六次,合计收紧了150个基点,固收场也依旧在警告:美国货币政策还是太紧。除提高利率外,美联储还将资产负债表从GDP的25%缩减到了18%,着可能也是触发9月回购市场中问题的一个原因。

说了这么多,但尽管收益率曲线扁平或倒挂发出了警告,我们仍有乐观的理由,期待经济克服困难,继续增长的。

“金发姑娘”续篇?

自1979年以来,收益率曲线作为指标结果失效的情况只有一次:即20世纪90年代的下半程。紧接着美联储1994年的收紧周期之后,收益率曲线变得非常扁平;1995年至1996年的短暂放缓后,经济增长却又复加速,在1997年至2000年年中期间一直保持强劲。在当前所谓的“金发姑娘”经济中,尽管经济增长迅猛,但通胀率却依旧很低。公共部门的收益率曲线与未来GDP增长的关系在该期间前、后均呈正相关关系,但1990年代末,两者的相关性跌入持续五年的负相关(图4)。

图4:收益率曲线于20世纪90年代末预测失误,但之前、之后都表现良好。

是否会再度发生?即便收益率曲线扁平/倒挂,经济增长是否能够再度攻克难关?当前的经济与20世纪90年代末的情况具备一些共性:通胀率低、股票牛市强劲。90年代末以及如今,失业率和通胀水准间的联系都是不高。即便当前失业率为3.6%,90年代末失业率水平也类似,但2019年的通胀压力来得更低。

同样,20世纪90年代末期,股票牛市为经济提供了另一个融资来源。首次公开募股(IPO)所筹集资本助推了投资热潮,由此打败了固收市场原本相当紧缩的信贷。最引人注目的或许在于,尽管美国股市的市值与90年代末期情况相似,但其利率仅为后者的四分之一的。当初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6‑7%。如今的国债收益率介于1.5‑2.0%之间(图5)。鉴于债券收益率较低,股票或许能够支撑更高的估值比。若股市继续飙升下去,财富效应的积极影响以及IPO的筹资能力,能够克服美联储的紧缩货币政策以及收益率曲线扁平拖的后腿。

图5:股市大盘重回2000年水平,不过债券收益率仅为彼时的四分之一。

尽管2010年代某种程度上神似20世纪90年代末(股市飙升、科技股领跑、通胀率低),两者间仍然存在有差异。90年代末,美国政府正在进入预算盈余的状况。正因如此,美联储减发美国国债,导致30年期国债的交易量低于30年期掉期160个基点。现如今,情况却正好相反。美国政府的预算盈余如今不是GDP的2%,反倒预算赤字达到了GDP的4.5%。大量发行国债,导致30年期国债收益率超出30年期掉期34个基点(图6)。

图6:赤字高企使得国债增发,协助促成掉期价差转负。

问题就在这里。90年代末的投资者相信,若经济呈梨形,政府会有巨大的借贷能力,可以通过减税和增加支出来渡过难关。的确,那正是2001年和2009年政府所采取的措施。如今,随着预算赤字逼近GDP的5%(经济增长已持续十年),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中采取财政刺激措施的空间并不大。公共部门债务也从2000年占GDP的36%,攀升到了如今的100%。的确,公共部门的收益率曲线之所以重返正向斜度,同时私营部门曲线保持着倒挂(哪怕美联储三次降息),其大部分原因要归结于美国财政部正在疯狂发行债券。

就我们所知,在经济扩张走到如此后期的时候推行这类顺周期的财政政策,近些年中不曾有过先例。通常情况下,随着经济扩张的放缓,预算赤字会随即缩小。而这一次,赤字仍旧在增大。此外,若财政政策在经济扩张后期属于顺周期政策,那么经济放缓期间,该政策也可能会是顺周期的,尤其是在国会不愿在增长变弱的时候进一步扩大赤字,或者进一步扩大赤字也无法提振经济的时候。

底线

  • 美国私营部门收益率曲线保持着倒挂,公共部门曲线则走向正值。

  • 私营部门的收益率曲线在过去二十年中是更好的增长指标。

  • 收益率曲线在90年代中期失效,预测的经济放缓并未发生。

  • 股市飙升或能帮助经济克服收益率曲线预测的经济放缓。

  • 预算赤字扩大,可能会导致美国政府与经济放缓作的斗争更艰难·。   

本报告中的所有例子都是对情况的假设性说明,并且仅用于说明目的。报告中的观点仅反映了作者的观点,未必是芝商所或其关联机构的观点。本报告以及报告中的信息不应被视为投资建议或实际的市场结果。

芝商所是全球领先的利率衍生产品交易市场,可交易短期,中期及长期的利率期货和期权产品。包括以美国债券,30天联邦基金及利率掉期为标的物的期货及期权产品。

订阅芝商所周报

芝商所简介

芝商所是全球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场龙头,包括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点击CME,CBOT,NYMEX,COMEX的链接,可获取更多有关各交易所交易规则及产品的信息。

斯迈易(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市西城区武定侯街6号卓著中心

电话: +86 10 5913 1300

全球办事处 公司简介 免责声明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芝商所微信公众号

© 2020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京ICP备18015631号-2

底栏菜单图标市场研报
底栏菜单图标视频中心
底栏菜单图标衍生品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