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商所 > 期货教程 > 市场研报 > 市场资讯 > 低库存未必带来铜牛市 美铜与沪铜套利机会显现

低库存未必带来铜牛市 美铜与沪铜套利机会显现

在2018年,沪铜活跃合约下跌13.6%之后,2019年1月中旬至3月初一度大幅反弹了9.8%。反弹的驱动力一方面来源于中国采取新一轮逆周期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带来的需求改善预期;另一方面来源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缓和,也有部分的反弹动力来源于供应端,如低库存和2019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处于低位。

然而,笔者从全球铜矿产量、库存和货币因素三大因素详细探讨对铜价的影响,得出的结论是2019年铜市场不大可能出现大规模的、且持续性很强的上涨行情,只是阶段性反弹,且幅度不会太大。

首先,从全球铜显性库存和铜价关系来看,2008年全球铜处于去库存状态,包括芝商所旗下的COMEX、LME和上期所三地交易所铜库存在内的全球铜显性库存在2018年4月4日创下2013年5月底以来的最高纪录89万吨之后开始持续回落。在2019年1月18日一度降至32.3万吨的低点,该低点为2015年1月16日以来最低记录。

图为全球铜显性库存和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

然而,通过统计发现1999年10月29日至今,全球铜显性库存和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的相关性并不高,相关度只有-0.47%,其中等负相关。因此,并不能以全球铜显性库存偏低单一指标来判断铜价会大幅上涨。

统计发现,1999年10月29日至今,全球铜显性库存共有5次较大规模的下降,分别是:2000年3月10日至2000年12月15日,全球铜显性库存最高降幅为51.5%,沪铜活跃合约最终收涨4.2%;2002年5月12日至2005年7月1日,全球铜显性库存最高降幅为95.3%,沪铜活跃合约最终收涨109.6%;2010年2月26日至2012年9月7日,全球铜显性库存最高降幅为47.9%,沪铜活跃合约最终收跌2.6%;2013年4月26日至2014年6月14日,全球铜显性库存最高降幅为72.5%,沪铜活跃合约收跌4.3%;2018年4月4日至2019年1月18日,全球铜显性库存最高降幅为63.9%,沪铜活跃合约收跌4.8%。

进一步对比,1999年10月29日至今,全球铜显性库存下降,并铜价大幅上涨需要满足几个条件:一是中国GDP同比增速平稳或者大幅上旬,2002年二季度至2005年三季度,GDP增速从8.8%提高至11.1%。二是铜消费出现较快增长,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导致全球铜消费存在一定的增速回落,铜价上涨幅度较小;2002-2005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驱动力来源于中国城镇化和工业化加速;2010年-2012年中国经济在2011年触顶回落,经济减速换挡,产能过剩严重;2013年-2014年,经济一度出现反弹,但是工业化临近尾声,城镇化也面临户籍城镇化放缓的难题,与此同时房地产繁荣开始消退,地产投资增速从20%以上回落。三是货币政策要么处于宽松期或者宽松末期,2000年处于1995年7月1日至2002年2月21日的降息周期;2002年5月12日至2005年7月1日则跨越货币宽松走向紧缩的周期,即宽松末期,2004年10月29日央行首次加息;2010年2月26日至2012年9月7日则跨越货币紧缩走向宽松期,2012年6月8日央行在次轮宽松中首次降息。2013年4月26日至2014年6月14日则处于新一轮降息周期中。四是全球铜矿产出增速都出现一定程度放缓,据国际铜研究小组(ICSG)发布的数据,2000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为3.3%,低于1999年的4.4%;2010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为0.69%,低于2009年的2.3%,且2011年增速依旧处于低位,为0.07%;2013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反弹至8.9%,但2014年大幅下滑至1.4%。

对于2018年4月4日至2019年1月18日,全球铜显性库存下降,主要原因是中国废铜政策,禁止废六类进口导致废铜对精铜替代消费大幅下滑,精铜消费上升,并非铜消费总量有大幅提速。结合GDP增速、货币政策和全球铜矿供应,次轮全球铜库存下降等因素得出结论是,次轮铜价反弹幅度很有限,最终还是会维持2018年下半年至今的跌势。

其次,全球铜矿只要不出现负增长,铜价也很难出现实质性的供需缺口。2019年,由于全球矿山在2018-2019年期间缺乏大型铜矿项目投产,全球主要机构预计2019年全球铜矿产量增速只有1.9%,铜矿供应紧张预期对铜价有支撑。然而,2019年全球铜矿项目还是会带来部分增量,2018年年底投产的南方铜业下属Toquepala扩产项目和第一量子的Cobre panama项目会使2019年铜矿产量分别增加10万吨和15万吨;嘉能可下属的刚果Katanga铜矿2019年产量会恢复15万吨的增量。值得注意的是,2004年至今,全球铜矿产量和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负相关性很低,仅仅只有-0.25%;而全球铜矿产量同比增速反而和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呈现0.5的中等正相关性。

最后,笔者比较认为美国经济在2018年四季度触顶,2019年一季度增速回落,这意味着美联储在2019年加息的概率非常低,结束资产负债表收缩进程可能早于预期,美元汇率会走弱。然而,从铜价和美元走势来看,二者负相关性并不稳定,只有在美元走弱,新兴市场经济强劲的情况下,铜价才会上涨,而目前看新兴市场经济只是从2018年冲击中温和恢复,尚看不到新一轮强劲增长的潜力。

实际上,对铜价压制作用的还是消费疲软,不管是地产还是汽车、家电行业铜消费都没有潜在爆发的亮点。因此,铜市场的机会在于波动率和中国减税下的买芝商所旗下的COMEX铜抛沪铜,买沪铜近月抛远月的套利机会。

芝商所COMEX铜期货(合约代码:HG) 与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铜期货有80%相关度,COMEX铜在亚洲交易时段成交占全球比重逾35%,方便国内外投资者套利全球铜市机遇。

订阅芝商所周报

芝商所简介

芝商所是全球最多元化的衍生品交易市场龙头,包括四个指定合约市场(Designated Contract Market)。点击CME,CBOT,NYMEX,COMEX的链接,可获取更多有关各交易所交易规则及产品的信息。

斯迈易(北京)咨询有限公司

北京市西城区武定侯街6号卓著中心

电话: +86 10 5913 1300

全球办事处 公司简介 免责声明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芝商所微信公众号

© 2020芝商所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京ICP备18015631号-2

底栏菜单图标市场研报
底栏菜单图标视频中心
底栏菜单图标衍生品智库